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子女
婚后的完美恋爱110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第一章

她看起来怪怪的。

这句形容词并不是在指她的外貌。

通常,能通过程伯母的严格挑选,被推荐来相亲的女孩子们个个都有水准以

上的美貌,不仅人要长得漂亮、身材姣好,甚至还得要有相衬的家世、受过严谨

的教养,才德兼备的女孩子,这才能够入程伯母那极度挑剔的眼。

程伯母手中那些富家千金女的名单原本是要准备给她的宝贝儿子程伟懿用的,

要想当上程家的媳妇儿,沒有一点本事的话,还真的沒办法挤进那张相亲的候选

名单中呢。

然而他们那位至交好友程伟懿甯愿和母亲撕破脸,甚至大不孝地抛下了程奶

奶执意搬出程家大宅,也不愿意听从母亲的安排和那些女孩子们相亲。于是,程

伯母手中的名单,那所谓的「一番好意」,就全落到了儿子那些至交好友或是部

属的头上去。

首当其沖惨遭程伯母「特別关怀」的人是唐军。

但还在努力誓言要追回旧情人豹豹的唐军,找盡了藉口婉拒程伯母的好意,

并以各种方式闪躲着程伯母,有多远他就会避开多远去,但是魔高一丈的程伯母

却联合了唐军的父母一起对唐军施加压力,非让他来参加今晚的相亲不可。

餐厅地点、会面时间都已经订好,女方也已经准时到达了,但前来赴约的却

不是唐军本人。

徐英哲暗叹一声,这应该就是误交损友的感觉吧

难怪唐军会特別要求对方一个人前来,谢绝其他閑杂人等的陪伴,原来他早

就计画好要推自己到这儿来扮黑脸。

偏偏自己又拗不过唐罩的苦苦哀求,下班之后就算疲惫不堪,还是专程爲他

走了这一趟,心想也许行事比较委婉的自己,可以让女方不緻受到太大的屈辱。

而他一在她面前的位置坐下,那看起来原本就显得坐立难安的女孩似乎变得

更加如坐针毡,双手十指都紧紧绞在一起了。

徐英哲刚走进餐厅,初见她的第一眼感觉就不太对劲,疑惑的眼神凝视着她,

女孩一惊,红着脸慌张不已地低下了头。

爲什麽要那麽紧张只不过是场相亲而已。

他的脸上明明带着笑意,不至于会吓坏她吧徐英哲轻声朝她开了口,「陶

小姐,你好。」

原本准备要速战速决的,但眼下的情况似乎让他沒办法那麽做——噼哩啪啦

地把唐军想出来的烂藉口对她说出来之后就转身走人。徐英哲感觉自己似乎对这

个初次见面的女孩子涌出了奇妙且难以言喻,怜香惜玉的心情。

不能伤了人家女孩子的心。但她爲什麽会那麽紧张是不是也像唐军一样,

是被家长给逼到这裏来相亲的

「你好,唐先生。」

陶静语擡起头,扯出了一个极紧绷的微笑。

不知道爲什麽,徐英哲发现自己很喜欢她脸上的笑,虽然那只不过是一瞬之

间的短暂笑意,却让他无法移开贪恋的目光。

然而接下来他不得不告诉她有可能会伤她自尊的话,「不好意思,我不是唐

军,我叫徐英哲。」

「咦!」

陶静语愣愣地望着男人,他动作轻柔但迅速地递过来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毅

远电信産品部副理,徐英哲。

不是唐军!他爲什麽不是唐军

好像突然间一切都乱了套,陶静语慌了神,男人的视缐不知爲什麽一直盯在

她的脸上,她开始莫名其妙地脸红,手和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才好。

小妹说她一定要对唐军一直笑、一直笑才行,可是,这男人刚刚说他不是唐

军欵!

那现在……现在她到底该怎麽办才好!

「妹……怎麽办他说他不是唐军……我该怎麽办啊」

一紧张,陶静语就开始産生小小的结巴,求救的目光瞥向了旁边。

徐英哲讶异地跟随着女孩的视缐,就在他们的隔壁桌,那儿坐了一个漂亮无

比但却把自己的脸当成是调色盘的年轻女孩。

「这位小姐是……」原来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啊!

徐英哲将视缐移回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孩身上。

「陶小姐,真的很抱歉,唐军临时有点事清沒办法赶过来,所以……」

「哼!什麽临时有事,我看他压根儿就不想来参加这场相亲吧!」邻座的调

色盘女孩气愤地拍桌站了起来。「搞什麽嘛!真是气死人了……」

可恶,唐军这家伙竟然敢放她鸽子!陶嫣语气愤地直跺脚,满脸愤怒的神色。

「妹,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啦……」

「我们走吧!」

「喔。」陶静语站了起来,紧紧跟在妹妹的身后,让她牵着自己的手。「好,

我们回家。」

徐英哲跟着也站了起来。他的任务明明就已经完成了,但一听见眼前这个女

孩子说要走,他竞开始觉得有些舍不得……

就在她们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调色盘女孩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我陶嫣语。」接听电话的陶嫣语放开了姊姊的手。「是小齐哥啊。嗯,

好,我现在马上就过去你那裏。小齐哥,你不要走喔,一定要在那裏等我……」

「妹……」牵着的手突然被放掉,陶静语慌乱地望着小妹转过身去讲电话的

背影。「我们快点回家了啦!」

「谁说要回家了陶静语,我现在要赶过去小齐哥那裏,你也不可以回家,

知道吗要是被我妈发现我不但带你过来这裏,甚至还从这个饭局裏落跑的话,

那我就完蛋了!」

陶嫣语推开了姊姊伸过来的手,因爲今天这场不情愿的相亲,她昨晚跟男友

大吵了一架,现在男友打电话来主动求和,她可是迫不及待想要飞奔到男友的身

边去呢!

但陶静语该怎麽办才好

是她擅自把人给带出来的,不能随便将她丢在这儿,又不能让她现在就回家

去,一旦被她老妈给发现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陶嫣语的目光转到了后方,那个前来赴约的僞唐军也跟着走到门口来了。

「喂!你……」

「你是陶嫣语小姐那这位是……」

徐英哲的情报搜集能力一向挺强的,在代替唐军来这儿之前,已经知晓今晚

相亲的对象是帝一商社总裁的掌上明珠陶嫣语小姐,然而刚刚那个和他面对面坐

着的可人儿并不是眼前这个自称是陶嫣语的调色盘女孩。

到底是怎麽回事难道她们那边也搞鬼

「她是我姊姊,叫陶静语。呐,我说你啊!」陶嫣语不甚耐烦地瞪着男人,

「你叫什麽名字」

「徐英哲。」他礼貌地再次递上名片,目光却一直流连在调色盘女孩身后的

可人儿身上。

「徐英哲先生,你是唐军的朋友吧」

「是的。」

「唐军那家伙胆敢不出现,一定是瞧不起我们陶家吧」

「不敢,陶小姐千万別这麽说。」

「哼,我本来就沒啥意愿要跟他相亲,要不是爲了她……」陶嫣语将姊姊拉

到面前来。「徐英哲先生,反正餐厅已经预约好了,既然唐军不能来,我也突然

有急事赶着要走,我看你就代替唐军跟我姊姊相亲好了。」情急之下也顾不了自

己的说词是多麽的不可理喻,她还赶着要去见小齐哥呢!

陶嫣语将姊姊推回刚刚的位置上去,然后低声在姊姊耳朵旁边警告着,「陶

静语,不准你回家,听见沒有」

「呃可是……」

陶静语犹豫地望着小妹。不能回家的话,难道要继续坐在这裏等唐军吗刚

刚那个男人不是说唐军不会来了吗

「你乖乖待在这裏跟他一起吃饭,晚点儿我再回来接你,不准你偷偷跑回家

去,知道吗」

站在一旁的徐英哲隐约听见了她们姊妹间的低语交谈,虽然还不太明白她们

之间到底在搞什麽鬼,但他并不介意接下陪女孩吃饭相亲的任务——虽然这跟他

来这儿的初衷大相迳庭。

「喂,徐英哲,我姊暂时交给你保管一下,晚一点儿我会回来接她,不准你

欺负她,听到沒有」

面对调色盘女孩的威胁警告,徐英哲有些啼笑皆非地望着她。明明她才是妹

妹,爲什麽说起话来的感觉反倒像是姊姊呢

「陶小姐……」

「你可別拒绝我喔!谁叫唐军胆敢放我们鸽子,既然你们是同一挂的,那今

晚就由你来代替唐军吧!」

陶嫣语不甚放心地再次低头瞧了姊姊一眼,发现她正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她。

「陶静语,你一定要乖乖待在这裏等我回来噢。」

「妹……他不是唐军,我还要对着他笑吗」

「如果你想要嫁人的话,就一直对着他笑。」

「可是,他不是唐军欵……」

「沒关系啦!我看这个男人长得也挺帅的,既然他是唐军的朋友,那他们的

leveI应该都差不多,一定不会比那个不敢亲自来赴约的唐军差到哪儿去。

陶静语,你听我的话,就像我们昨天晚上排练的那样,你只要一直对着他笑就好,

OK」

「嗯。」

望着调色盘女孩旋风般地消失在餐厅门口,徐英哲动作轻缓地再次在女孩的

面前坐了下来。

一般来说,相亲时该是什麽样子的状况,徐英哲并不太清楚,不过这女孩似

乎一直颇爲在意他并不是唐军这件事,难道是有什麽原因让女孩非见到唐军不可

另外,就他所知晓的情报来看,今晚相亲宴的女主角应该是刚刚跑掉的那个

调色盘女孩才对,也从调色盘女孩口裏证实了她才是陶嫣语本人。

那麽,接下来……这可有趣了。现在的情况是:他并不是唐军,她也不是陶

嫣语,这场男女主角都缺席的相亲宴,突然他们这两个配角就被推上场去了。

「你好,我是徐英哲。」

他再一次自我介绍,刚刚自己递出去给她的那张名片还孤伶伶地躺在桌子上,

他将它往前直直推到女孩的面前。

「刚刚你已经说过了。」

女孩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视缐马上移了开去,目光不敢和他接触,但是

嘴角却带着甜美的笑意,跟方才那种紧绷的微笑不同,徐英哲发现自己的目光根

本就舍不得移开女孩娇美的脸庞。

「对噢,我刚刚已经介绍过自己了。」徐英哲微笑地望着她低垂的眼。「那

现在是不是该换你介绍一下自己」

「刚刚我妹也已经跟你说过了,不是吗」

「可是我想听你自己说。」

女孩说话的时候,眼神四处闪躲着就是不敢与他相对,徐英哲一直等待、一

直等待,最后能够得到的还是只有她唇边仿佛设定好的甜美微笑。

「你好,唐先……」视缐扫过桌上的名片,陶静语随即停住,慌乱地摇了摇

头之后,视缐飞快地又瞥了男人一眼。「不对不对,错了错了……不是唐军、他

不是唐军……」她声音突然压低,像是在自言自语般。然后,她清了清喉咙,从

头再来。「你好,徐先生。」

这一次终于喊对了,陶静语像是找回了自信心般,紧接着像念经般地将自己

的名字仔细地向他介绍了一遍。

「我叫陶静语,陶是陶渊明的陶,静是安静的静,语是语文的语。」

介绍完了,表现得很完美吧!除了将唐先生换成徐先生之外,其他的话就

跟昨天晚上她与妹妹排练时一样。

接下来,只要盡量无时无刻都对着他笑就行了。陶静语鼓起所有的勇气将脸

擡起来,对着眼前的男人大展笑顔。

徐英哲定定地望着她。

这个女孩真的怪怪的。

「陶静语小姐,你认识唐军吗」

今晚的相亲对象若不是唐军就不行吗徐英哲微微皱了眉,因爲听见女孩再

次提及唐军而变得更加在意了起来,还有,爲什麽她要代替她妹妹坐在这裏跟唐

军相亲呢

「不认识。」

唐军、唐军……陶静语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她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这样了,

仿佛持续默念着他的名字,就能够看到他的样子。

到底唐军是个什麽样的男人呢听着小妹辗转从后妈那边打听来的消息,唐

军似乎是个很棒的结婚对象。

不仅外型长得不错,还有一个非常称头的工作,再加上家世清白,算得上是

小有家産的富豪独子,虽然比不上他们帝一集团的身价,但年轻人的潜力无限,

后妈看上眼的应该是唐军的才能吧!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她都只是听说而已,昨晚入睡之前她向上天祈祷了好多

遍,只希望今天见面之后,她可以好好地表现让唐军喜欢上自己,这样她就可以

嫁人了。

沒想到唐军竟然沒有出现……

瞧她似乎又恍神了,口中喃喃自语念着的那个人名,光瞧那唇形就知道她是

在讲唐军。一直感觉被忽略的徐英哲难得地上了火,闷闷地直瞪着女孩。

可目光一直低垂着的陶静语根本就沒有发现,迳自低头苦思着爲什麽唐军沒

有出现这件事,因爲这打乱了她全部的预定行程。

她的生活步调是沒办法轻易变更的,一旦有任何不符合她规画的意外事件发

生的话,她就会觉得全身不对劲。

这时,已经安排好的餐点陆续送上,徐英哲端起面前的酒杯将红酒一口饮盡。

「既然不认识唐军的话,那爲什麽你一直想要见他」

陶静语擡起头,但眼神依然沒有望向眼前的男人,愣了一会儿之后,随即又

笑着低下头去。

「小妹说,只要我一直对唐军笑的话,就可以嫁给唐军。」

嫁人,就等于可以离开现在这个家。

虽然她十分讨厌既定的生活习惯産生变化,但是比起继续留在家裏,她甯可

选择嫁人。

只要她出嫁的话,后妈就不会天天沒事找她碴,也不会害得爸爸老是因爲想

护着她而跟后妈吵架冷战。虽然跟爸爸、小妹分开会让她觉得寂寞,但总比待在

家裏天天上演鬧剧要来得好。

「哦」徐英哲锐利的眼神捕捉着她脸上似乎又更加甜蜜数分的笑意,突然

觉得胸口好闷好闷。这女孩的笑容是属于唐军的吗

「但今天晚上应该坐在这裏跟唐军相亲的人是你的小妹,不是你吧」

「嗯……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听见男人严厉的问话,陶静语惊慌地收起脸上所有的笑意。

知晓她所有心思的小妹,故意把这个相亲的机会让给她,要不然以她这种异

于常人的个性,根本很难指望会有男人喜欢上她。再加上小妹原本就有个要好的

男朋友锺毓齐,但后妈见过他几次,心裏并不是很满意,所以故意无视他的存在,

硬是逼小妹来跟她看上眼的男人相亲。

爲了今晚的相亲,小妹各与母亲及男友两头大吵了一架,脑筋灵动的小妹就

将念头动到她头上来了,以半命令、半胁迫的方式让她点头答应了今晚代妹出席

相亲,事情就是这样。

原本该是这样。但唐军却沒有出现。

亏她昨晚练习了好多遍、好多遍微笑的样子,练到下巴都酸了呢!

「那你……」连他都觉得自己这样的质问口气似乎有些不太恰当,徐英哲懊

恼地瞪着女孩始终低垂的脸。「你真那麽想见到唐军吗来赴约的人并不是唐军

真的让你感到很失望」

陶静语讶异地擡起头,盡管她再怎麽迟钝,也听出了此刻男人语气中的嫉

陶静语并不清楚自己的笑容是不是真的一如小妹说的那般吸引人,但眼前这

个男人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好好看噢!

徐英哲一直凝视着女孩,同样也因她美丽的笑容而倾倒。

「你现在一直对我笑,是想要嫁给我吗」他并沒有漏掉刚刚女孩说过那句

奇怪的话。

但就他所知,目前唐军正在努力苦苦追回初恋情人豹豹,眼前这个女孩真是

天真过了头,竟以爲自己只要对着唐军甜美地微笑就能够嫁给唐军

那个调色盘女孩爲什麽要灌输自己的姊姊这麽奇怪的观念

「你……愿意娶我吗」陶静语屏住了唿吸,非常认真地问着。

「你……」徐英哲讶异地瞪着女孩。「真那麽想嫁人呀」

「嗯。」

陶静语收起了所有的笑意,因爲不想让男人误会自己是在开玩笑。

她真的非常、非常想要出嫁。

原因一时之间也沒办法仔细向他说明白,不过如果是眼前这个不仅是笑容、

就连动作都温柔至极的男人,应该会有耐心慢慢地听她说吧。

陶静语的身子往前倾靠,肘臂撑在桌沿,渴望地盯着他的眼神像极了被遗弃

在路旁的可怜小狗狗。

「徐英哲,你愿意娶我吗」鼓足了这辈子所有的勇气,陶静语语气略显急

躁地这麽问着。

这是今晚她第一次正确喊出他的名字。

不是唐军,而是徐英哲。

到底是被什麽给蛊惑了呢徐英哲自己也不清楚,但他沒有思考很久便温柔

地笑着应允了她。

「好,我娶你。」

第二章

「怎麽可能陶静语,你是不是头昏,听错了」

回家的路上,陶静语将徐英哲答应娶她的事情告诉了开车的小妹,然而陶嫣

语只是嗤笑一声,并沒有把姊姊的话当真。

「是真的。」陶静语侧身认真说道:「妹,我什麽时候扯谎骗过你了」

原本平稳前进的轿车突然间发出了紧急煞车的声响,陶静语惊唿一声,紧抚

着自己怦乱的心口。还好她们后方并沒有紧跟着来车,不然准被撞飞出去。

「妹,你爲什麽突然停车」

「那个男人真的说要娶你」

「嗯。」

陶嫣语双手握紧了方向盘,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你们今晚第一次见面,

不是吗明明就是陌生人,他爲什麽会答应娶你」

「我也不知道……」

她只是顺着话题问他愿意娶她吗男人竟温柔地笑着回应她说:「好,我娶

你。」连她自己也吓了好大一跳呢!

此时传来了后方来车的喇叭声,陶静语轻扯着小妹的手肘,提醒她此刻她们

的车子还在大马路中央。

「妹,我们回家再聊好不好停在这裏很危险的。」

「不行,回家之后我妈一定会拉着我问东问西的,哪有空跟你聊这些」

「就算这样,你也不可以将车停在路中央啊……」

陶静语缩着肩膀,右方正从路肩抄她们车的不满车主,除了不停鸣按喇叭之

外,还摇下车窗朝她们大喊,吓得陶静语连忙收回视缐,不敢再望向窗外。

陶嫣语转动方向盘,将车粗鲁地停到路旁去,这沒有打方向灯的突然行径,

又惹来了后方好一长串的喇叭声。

「吵死了!这些人怎麽那麽喜欢按喇叭真是气人!」

陶嫣语火大地降下车窗,朝那些路过的车辆伸出自己涂了大红蔻丹的中指。

「妹,你不要这样……」老是这麽火爆,迟早会惹事的。陶静语慌忙将小妹

的身子扳正回来,低声劝着。

「陶静语,你把我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全部仔仔细细地给我讲一遍。」陶嫣

语将注意力转回车内。

听见有人愿意将陶静语给娶回家,她并不是不替姊姊感到高兴,但是天底下

有哪个神经正常的男人愿意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给予这样的承诺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脑袋瓜有问题的话,就是她这个本来就有些异常的姊姊得

了妄想症,想嫁人想疯了。

陶静语完全沒有隐瞒,慢条斯理地将今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一一地向小妹仔

细述说。

「陶静语,你老实跟我说,你的忧郁症是不是发作了」

不仅发作,可能还更加严重了一些。妄想症是很可怕的……陶嫣语心裏暗叹

着她这个宅女老姊看来应该是沒救了。

陶静语有些受伤地望着小妹。「我沒有说谎。」也不是忧郁症发作。爲什麽

小妹要这样怀疑她从小到大她从来沒有说过任何谎,就算在面对讨厌的后妈时,

她也沒有对她扯过任何谎话。

「那个男人疯了吗才跟你见一次面就说要娶你……喂,陶静语,像这种奇

怪的男人,你不会觉得害怕吗」

「他看起来很温柔。」

不仅态度很温柔,就连说话的语气及望着她的眼神,都让她感到舒服自在。

她在陌生人面前总是表现得过度紧张,今晚小妹将她一个人留在餐厅时,她

感到很恐慌,但男人温柔地朝她笑着,那温和的眼神和笑意让她渐渐忘记了紧张

的感觉。

已经很久沒有这样从容自在地在外头用餐,而且还是跟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

……陶静语不自觉地笑了出来,她真的度过了一个非常、非常愉快的夜晚。

「那家伙该不会是什麽奇怪的骗子吧」

「才不是。」陶静语不满地抗议。

「你怎麽知道人心隔肚皮,他肚子裏有什麽坏水,你哪会看得出来」

「总之就是……」陶静语急得窘红了脸。「我觉得他很好!」

看到姊姊竟爲了陌生人而跟自己起了争执,陶嫣语虽然感到很不满,不过这

毕竟不是常有的事。那个男人真的值得相信吗

「他说要娶你,会不会只是哄哄你你仔细想想,你们见面才不过几个小时,

也许他只是觉得好玩,也许他是看你好骗……」

「他说明天会到我们家来,跟爸爸谈我和他的婚事。」

「欵真的假的」陶嫣语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妹,你又在怀疑我了。我真的沒有说谎。」

陶静语轻轻叹了口气。她并不是在怪小妹怀疑她,而是这件事连她自己也感

到意外。爲什麽徐英哲会那样轻易地就答应要娶她今晚原本被安排要相亲的人

甚至不是他们俩——不过不知怎地,她并不觉得徐英哲是在对她开玩笑,因爲他

是那麽温柔的人啊!

不去想他到底是不是有什麽目的,若要单纯的她来思考这些复杂的事情,一

定会把自己搞疯的。

陶静语想起自己刚刚和徐英哲道晚安的时候,他执起了她的手,那宽大的手

掌将她的小手紧紧包住,他说了这样的话——

「明天见。我会亲自到府上去拜访的。」

那充满力道及温暖的触碰让她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了起来,甚至比两人单

独用餐时还要快速。陶静语一想起方才互道晚安时的画面,忍不住又脸红了。

然而小妹一句简单的问题,就让她愉快的心情瞬间荡到谷底。

「陶静语,你有告诉他你生病的事吗」

瞧姊姊沒有回答,只是低下头沈默着,陶嫣语的脸上闪过了一阵心疼的情绪。

陶静语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部都是陶嫣语和她妈妈害的。

陶静语的亲生母亲在生下她不久后就因交通事故而过世,那时陶正夫正值开

拓事业的繁忙时期,爲了照顾可怜未满周岁的女儿,他另外又娶了一个女人进门,

好让自己在外打拼事业时无后顾之忧。

那个人就是陶嫣语的妈妈。

小时候,仗恃着自己比姊姊受宠,陶嫣语也曾经故意欺负过陶静语一阵子,

直到她开始懂事,八点档家庭悲喜剧也看多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行爲有多麽可

笑。

爸爸长年忙着处理公司的各项事业,家裏的事情他是不太管的,全都丢给妈

妈一手包办,在生下自己的亲生骨肉之后,她的妈妈对待这两个女儿的态度当然

是有亲疏差別的。

由于陶静语天性就不太多话,就算受到后妈的忽视、小妹的欺负,也从来不

会对爸爸诉苦,久而久之,陶静语在家裏几乎变成了隐形人般。

得不到亲情关怀的陶静语行爲开始出现异常是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

突然有一天,她不再去学校上课,整天关在房间裏面,一句话也不说、什麽

也不做地昏睡了将近一个星期,直到学校老师打电话来说要做家庭访问,家裏的

大人这才发现情况不太对劲。

只要一离开熟悉的房间,陶静语就会紧张兮兮地四周张望,好像既厌恶又害

怕自己房间之外的任何地方。

光是要陶静语离开自己的房间就会使她吓成那个样子,更別提要强迫她出门

去上学了。就连医生也是陶正夫特地请到家裏来出诊,这才知晓陶静语患了严重

的忧郁症。

吃抗忧郁药、让医生定期到家裏来替她做心理辅导,在陶静语病得最严重的

那段时间,陶正夫在家裏当了一阵子的好爸爸,她的妈妈也因此收敛了些,不再

成天想着要怎麽找陶静语的麻烦。

陶静语中断了高中的课程,办理休学待在家裏静养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终

于能够慢慢地走出房间,不再感到强烈的惧怕,药也停止服用了,定期的心理辅

导变成让陶静语自己到医院去——终于可以从家裏走出去这个艰难的过程,也算

是她康复的一项证明。

就这样,陶静语的病况获得了控制,沒有变得更加严重。

只是,渐渐地陶正夫又偏离了家庭生活,回到他最专注的商场大展雄风,家

裏面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只偶尔参与,他们家的气氛又变回跟过去一样。

还好陶静语稳稳当当地接受着心理辅导,已经获得控制的病情并沒有因爲生

活又变回从前那样而剧烈转变。

「我现在很好,沒有生病了。」沈默很久很久之后,陶静语终于擡起头望着

小妹,认真且坚定地对小妹说:「我一定要离开家裏。我会嫁给徐英哲,然后离

开家裏。」

听见姊姊的低声宣告,一直也知晓她心情与想法的陶嫣语最终只能回以一声

叹息似的抱歉。「对不起……」

逼姊姊离开家裏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亲妈妈。她总是用各种无聊的藉口找

碴,鬧得全家鸡犬不甯。最近,连爸爸都不太喜欢回家了,开始怀疑爸爸是不是

有外遇的妈妈于是鬧得更兇了。

这是恶性循环,陶嫣语自己也很清楚。姊姊若是再不离开的话,总有一天会

被她妈妈逼得忧郁症复发。

若只是让陶静语单独一个人搬出去住的话,陶嫣语又觉得不太放心,因爲她

们姊妹俩从小养尊处优,什麽家事都沒有仿过,再加上姊姊独自对抗着时有时无

的忧郁症,她哪能就这样看着姊姊一个人被逼着搬出去住

所以她才会藉着这次被迫相亲的机会,想要一次解决妈妈的啰唆逼婚和让姊

姊搬出去住的问题。

「別说这些了。小妹,我们回家吧,好吗」轻拍陶嫣语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陶静语温柔地对她微笑着。

她从来沒有讨厌过这个同父异母的小妹,一次也沒有。

手心传来了微微的温度,那样轻柔的碰触,就跟徐英哲握住自己的手时一样

温暖,陶静语不觉出神地发了会儿愣——

怎麽又……想起他了呢明明刚刚才分开的,她竟有种等不及明天赶快来的

急迫心情。

收回手心将之覆在自己又渐渐升温的脸庞,直到回到家之前的车程,陶静语

脑海中一直浮现着那个叫徐英哲的男人脸上的温柔微笑。

*********

清晨,总是晏起的陶嫣语突然闯进了陶静语的房间。

「陶静语,你的电话!」

「咦找我的吗」

已经醒来好一会儿的陶静语,正缩着双腿坐在窗户边凝视窗外的风景。

陶嫣语带着好梦被惊醒的怒容,不情不愿地将手机递到她面前。

「昨晚那个男人打来的,他说有事情要跟你说。」

由于陶静语沒有手机,所以昨晚男人要求时,她留下的是小妹的手机号码,

沒想到他隔天就给她来了电话。

谢过小妹之后,陶静语接起手机。「喂」

「早安,」她只轻轻应一声而已,徐英哲辨识不出她此刻发出声音时的表情。

「静语,我是不是接连着吵醒你们姊妹俩了」

九点锺,他已经进办公室大约半小时了,但对沒有上班的人来说,早上九点

可能正是好眠的时候。

显然调色盘女孩的起床气挺严重的,刚刚接起电话时的语气就像是火山爆发

一般,吓了他一大跳。但她在迷煳、愤怒的情绪中一听见是他打来的,还是乖乖

地起床,将手机传给了他真正想要找的人。

「沒关系的……其实我已经醒来一阵子了。」听见徐英哲带着低沈笑意的声

音喊着自己的名字,陶静语的脸庞染上一抹微妙的赧红。「啊……」她真是迟钝,

忘了也问候他一声。「早安。」

只是通电话而已,她竟然表现得这麽差劲,要是真和他面对面,又不知自己

的脸要红成什麽样子了。

「静语,你今天有空吗」徐英哲单刀直入地要求。

过了一夜,昨晚发生的事似乎有些虚幻不实,爲了确定自己的感觉,徐英哲

向她提出了邀约。「我想见你。」

昨晚和陶家姊妹分手后,他驱车前往唐军的住处,将这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

十地告诉了唐军——

「你疯了吗爲什麽要答应娶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女孩」唐军不敢置信地

瞪着他。「一见锺情徐英哲,你一定是疯了。」

托唐军临时落跑的福气,他遇见了一个女孩,对她一见锺情。听起来很不可

思议,昨夜他的梦裏全都是她的身影。

今早,他人才刚进办公室,电话就来了。

好友兼顶头上司程伟懿听到大嘴巴唐军散播出去的最新八卦消息之后,随即

拨了内缐电话过来关心他的精神状态。

「你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英哲,我查了一下你的出动表,你的年假明明

还有七天,犯不着拿婚姻大事来开玩笑。」

这番话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想用这种招术来骗请婚假门都沒有。

沒有人相信他的浪漫,一见锺情的浪漫。徐英哲傻笑着。

真的很不实际吗

但不知怎地,他就是陷进去了。一夜好梦之后,他渴望见到女孩的脸,于是

迫不及待地打了电话。

「我想见你,静语。」

那低沈的声音中充满了浓浓的渴望,陶静语的脸瞬间烫熟般地红了起来。

「中午过来陪我一起吃午餐,好吗」

「好。」

她竟然一点矜持都沒有就答应了他。听他说清楚餐厅的地点之后,陶静语傻

傻地切断了通话,握紧手机压在自己怦怦然愈跳愈快速的心口处。

午餐的约会……陶静语忍不住甜甜地笑了起来。

「陶静语,你快点去弄一支手机啦!我可不想老是当你们的传声筒。」一大

早就被吵醒,睡眠不足的话可是会産生黑眼圈的。

看着那边傻笑、边脸红的姊姊,陶嫣语忍不住羡慕地问:「他真的今天就要

来我们家提亲吗」

虽然刚刚沒有提起这件事,但昨天他已经答应了她的,她愿意相信他。

不知道爲什麽,她就是相信。非要她讲出一个原因来的话,她真的好喜欢他

笑起来的样子,拥有那样温柔微笑的男人,不会是什麽奇怪的坏人,也不会是什

麽居心叵测的骗子。

「真的很神奇啊!难道这就是一见锺情吗」陶嫣语忍不住坏心地酸了她几

句,「陶静语,你可真是好命啊,只相那麽一次亲而已,就跟一个超级大帅哥看

对了眼……」

听到小妹的称贊,陶静语忍不住担心了起来。「妹,你也觉得他好吗」原

本,昨晚该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不是她,而是小妹才对……

「嘿,你在胡思乱想什麽我已经有小齐哥了,才不屑跟你抢男人咧!」陶

嫣语闷哼着,砰砰砰用力踏着地闆转身离开。「他不是约你吃中饭你要继续坐

在窗边发呆吗」

经小妹这麽一提醒,陶静语慌忙站起身。

约会、约会,约会前要做些什麽准备才好呢

「来我房裏吧!陶静语,我挑几件衣服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包准他见了

之后恨不得马上就把你给娶回家去。」